《山居賞蝶》三章

這邊飘着的一雙彩蝶
像在素色的聖書紙上
用自己的粉墨
塗了好些符號
隨着微風閃耀
這難懂的聖書體
卻教我看得入迷
幻見山伯與英台

那邊的像幾瓣荷花
從崑崙的瑤池飛來
那兒算多潔淨
掉落在這塵世
也總沾點污垢
竟然不染,清白如雪
誰不會頓時想起
敦颐的《愛蓮說》

又那邊,像端莊的
白天鵝的側影
在綠野襯托着的
澄明空間嬉戲
不緩不速、忽左忽右
是孫大娘在舞劍
是陳家的太極,還是
在欣賞羲之的《黃庭經》

[back] [hom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