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倒騎驢週談》之二
《寓言一則》

傳統的寓言,都是由來已久的,例如古希臘的《伊索寓言》,或是我們戰國時代莊子的寓言。
前些時候,我寫下了下面這兩則,未知能否充作這類的文體?
犀牛:“我早就聽說,這些人對我的角很感興趣, 因為他們把我們的角磨成粉末,然後拿來配製作一種春藥。所以我們就多長一個,萬一給他們砍掉一個,還有一個後備的旁身。真沒想到他們這麼貪婪的,多多益善,兩個都全要。稍一抵抗,就乾脆把你幹掉!”
野蜂:“他們對我們,不也是一樣嘛。我們也低估了他們的狠毒。以為有一口帶毒的針刺,就夠應付他們。真後悔。應有多長幾口啊!”

[back] [hom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