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麻雀的翅膀》

俗語說:「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。」 果然名不虛傳。零五年八月初在瑞士微華山莊(Verossaz) 渡假時,每天在露台午餐時,邊吃邊觀察鄰舍簷前那一窩小麻雀的動靜。真叫我大開眼界。不用解剖,就可證實小麻雀不單只五臟俱全,相對下,它的心比我們細,膽子卻比我們大。
窩裡有小小麻雀三只,窩口那麼窄,只能在它們張大嘴巴時才算到。小麻雀媽媽得飛來飛去找飼料餵它們。一趟只能餵一口。為了哺養小的,它跟天下的母親一樣,不辭勞苦。這還不算,她還要經常保持警惕,不要讓大鳥、惡鳥發現住處,要不,小小的小麻雀會給抓走吃掉!所以從窩飛出來的時候,她先探頭外邊,覺得沒有什麼異樣(用我們的話來說,是沒有「旁人」,對她來說是沒有「旁鳥」)才衝出去。不一會飛回來,口銜著小虫什麼的,但不馬上鑽進窩裡去,在窩外頭兜幾個小圈,看準周圍沒什麼危險的跡象,匆匆跳進去,把小虫放在早張大口的小雀的嘴裡。

有一天中午時分(大概兩三星期後吧,請原諒這個數字不夠精確,專業性不很強),天氣特別晴朗,風和日麗。我發現窩前有一只小麻雀伸出半個身子來。這不會是小麻雀媽媽,她剛飛出去。是小小麻雀!它低頭往下瞧一瞧。窩離地面起碼有三層樓那麼高,我不知道它怕不怕。換上了我,雙腿定發抖得連站也站不穩了。它又仰仰頭,斜著眼睛看看那蔚藍色的天空。它朝哪面,我也朝哪面。突然間,它衝向我的露台這邊來!說時遲,那時快,我還沒定神,它一反身,轉向十多公尺外的樹叢滑翔過去。看來是它沒法在我露台的那條橫樑找到立足點,就一個鯉魚反身,來個一百八十度的拐彎。人間最頂尖的輕功俠客,也無法跟它比。還要知道,這小小麻雀,不是像我們孩提學時走路那樣,要讓爸爸媽媽、哥哥姐姐兩邊攜著手,才一拖一拐地走十步八步。我這只小小麻雀,是在毫無操練,毫無指導,毫無協助下,向這遼闊的空間闖出去。這要有多大的勇氣和決心啊!

這不單是勇氣和決心。我感到小小麻雀跟我們一樣,也是有理想的。不能老靠媽媽,要自力更生;不能老呆在小窩裡,要在遼闊的天空闖蕩,這才不負父母賦給自己的那雙翅膀。
對不起,我沒看到另兩只小小麻雀是在什麼時候追隨老大飛出去。但一定是在當天的下午,因為傍晚時,再沒看到小麻雀媽媽那樣飛來飛去找飼料了。自當晚起,已是鳥去窩空。小的已有它們的天地,她也不需要那個小窩了。

第二天早晨,園裡的樹梢上,有一群小麻雀,有稍大一點的、有稍小一點的,在那些嫩嫩的枝幹上蕩漾,它們的神情、姿態,比我們打鞦韆更瀟洒、更自由自在呢。我很相信我那三只小小麻雀一定在裡面,雖然我沒法從它們的叫聲、容貌和飛翔的,姿態、速度,把它們從中去分辨出來。

游順釗二○○五年八月杪於瑞士微華山莊

[Home]